| 返回首页   免费订阅NewsLetter 帮助中心
 
当前位置:风险投资网 > 资讯中心 > 国外 > 投资案例 > 正文
克拉维斯兄弟:PE版"三个火枪手",用传奇缔造KKR帝国
2016-10-02 16:48:00 来源: 创投智汇晶 作者: 阅读:
 

他们是最精彩的华尔街传奇之一;

他们操手的世纪大并购让"门口的野蛮人"闻名世界;

他们少年得志,却几乎与创业擦肩而过;

他们性格迥异,却携手创造了私募股权史上最大的盈利纪录;

他们年逾花甲,却永不言退,生性喜欢挑战;

他们有句话广为人知:当我买下它时,不要祝贺我;等我把它卖了时,再来祝贺我吧。

2009年10月2日,KKR Private Equity Investors, L.P.( KPE)和KKR & Co. L.P. (KKR)宣布,已完成KPE和KKR业务合并的交易。即日起,KPE将更名为KKR & Co. (Guernsey) L.P.,公司将以代码"KKR"在阿姆斯特丹泛欧证券交易所交易。

由于泛欧交易所早在2007年4月与纽约证券交易所合并,KKR此番上市计划类似于"买壳上市",成为继黑石之后第二家在纽交所上市的美国PE巨头。

谈起KKR为人们所熟知,不能不提到20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历史大并购。

1989年,KKR收购了食品和烟草企业纳贝斯克公司(RJR Nabisco),这笔大型收购动用资金达313亿美元,在20世纪80年代,这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

当时,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在内的多家华尔街大投行参与了争夺战,KKR 利用混战后纳贝斯克股价跌至45美元的机会,以每股109美元的高价一举击败所有对手。

在收购中,KKR大量使用垃圾债券进行融资,并承诺在未来用出售目标公司资产的办法来偿还债务,KKR一共只动用了不超过20亿美元的现金,相对整个融资规模实在很小。

有人因此认为,这桩交易是在合法基础上的骗局,KKR的高层也背上了"野蛮人"的骂名,另一方面,这场收购冲击波在美国引发了企业能承受多少债务资金的争论,从而推动了现代公司融资和管理制度的创新。无论如何,凭此一役,KKR一战成名,它的故事被写进了一本名为《门口的野蛮人》(Barbarians at t he Gate)的畅销书,并被改编成电影,成为了华尔街永远的传奇。

PE版"三个火枪手"

KKR的3位共同创始人中,科尔伯格(Jerry·Kohlberg)和罗伯茨(George·Roberts)是好朋友,而罗伯茨与克拉维斯(Harry·Kravis)是表兄弟。科尔伯格在3人中资格最老,既是后两者的导师,也是KKR成立之初的主导者。

在创立KKR前,科尔伯格是贝尔斯登投资银行公司财务部主管之一。在上个世纪70年代,科尔伯格认为,杠杆债务收购(LBO)和管理层收购(MBO)是一个极好的业务发展机会。

当时,华尔街着名的投资银行如高盛、第一波士顿、美林等尚没有注意到这一业务领域,除了证券承销等传统业务外,它们在并购方面主要是为并购交易中的一方扮演独立的财务顾问的角色,自己并不投入资本,也不参与被并购企业股权结构和治理模式的重组。

为了抓住这一机会,已经50岁的科尔伯格劝说另外两位熟悉LBO操作的年轻同事罗伯茨和克拉维斯一起离开贝尔斯登,合伙创立企业,专门从事LBO和MBO业务。

罗伯茨没有多少财富积累,拿不出资本合伙创办公司。克拉维斯家里虽然比较宽裕,但他父亲不大可能支持他。而且,两位年轻人当时只有29岁,对自己在贝尔斯登的现状及前途甚为满意,对科尔伯格的想法缺乏信心,担心会失败。因此,克拉维斯和罗伯茨下不了决心。

为了打动克拉维斯和罗伯茨辞职入伙,科尔伯格决定由他承担注册公司所需的12万美元中的10万美元,但他自己只占40%的股份;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只需象征性地各出资1万美元,但各占30%的股份。科尔伯格还借给罗伯茨5万美元作为生活费。

同时,他还向克拉维斯和罗伯茨承诺,公司运行的前几年,他们两人的薪水每年不低于5万美元,以解除克拉维斯和罗伯茨的后顾之忧。最终,罗伯茨在其妻子的鼓励下,同意从贝尔斯登辞职,克拉维斯最后也勉强同意入伙。新公司以3个人名字的首字母命名,华尔街日后的私募巨头KKR,就这样诞生了。

新公司成立的第五个年头,KKR好不容易取得了收购3家公司的业绩,但这时候科尔伯格开始头痛难忍,检查发现,他脑部长了一个良性肿瘤,不得不住进了医院。两年后,科尔伯格重返公司时,发现自己已是身不能支,于1987年不得不宣布正式退出KKR.

老师的无奈告别并没有动摇克拉维斯兄弟的原有决心,两人在接下来的日子按照自己的意图拼命维持着KKR的正常运转。值得庆幸的是,科尔伯格退出的次年,KKR在收购Storer Communications有线电视公司过程中,投资仅为250万美元,却获得了惊人的2300万美元管理费,而且当时并没有人站出来质疑这种收费方式的逻辑。

紧接着,KKR又在成功收购Beatrice的交易中得到了4500万美元的管理费。左手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公司尽情揽入怀抱,右手飞快地点数着不菲的劳务费进账——这对兄弟凭借着这种轻松赚大钱的方式,成就了KKR在华尔街杠杆收购中的大佬位置,克拉维斯更是被华尔街尊称为"亨利王".

性格迥异的两兄弟

令人惊讶的是,克拉维斯兄弟二人性格上的差异几乎有点搞笑。罗伯茨说话温文尔雅,比较矜持,甚至可以说有点讳莫如深;克拉维斯喜爱交际,交际面宽广。罗伯茨回忆当年他们还是光棍的时候,在纽约合住一个房间,克拉维斯每晚都外出,罗伯茨说换是自己,天天这样"会让我发疯".

罗伯茨不喜欢纽约,几十年来一直住在遥远的加利福尼亚——最初在旧金山,目前在门罗帕克市。因此,他可能一天四五次给克拉维斯打电话,谈论业务事宜。

克拉维斯说,7岁以后他们就再没吵过架(最后一次是两个家伙因为争骑小亨利的新自行车而大打出手)。但他们是对方的激将专家。"通常,如果我们中的一个喜欢某个投资创意",罗伯茨说,"另一个就会提出更加激进的看法".

在个人生活方面,他们都遭遇过不幸。罗伯茨的妻子琳尼(Leanne)3年前去世,只有 57 岁。克拉维斯的儿子哈里森(Harrison)1991 年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时年 19 岁。

哈里森的两幅画像悬挂在其父的办公室里,画像中的哈里森年轻英俊,满头黑发。不过,克拉维斯总算是时来运转,幸福地同他的第三任太太玛丽·乔西喜结同心。玛丽·乔西是一位经济学家。罗伯茨评价说: "亨利梅开三度了。"

克拉维斯和罗伯茨也有一些共同的业余爱好,例如装饰办公室的现代艺术、高尔夫球。克拉维斯曾担任克莱蒙男子学院(Claremont Men's College)高尔夫球队队长,如果你提起这个话茬,他就会告诉你不久前他在与老虎伍兹(Tiger Woods)的比赛中非常漂亮的一杆球。

罗伯茨受朋友查克·施瓦布(Chuck·Schwab)的鼓动爱上高尔夫球,过去 15 年间一直迷恋于这项运动,并从一个新手成长为只有4个差点的高手。许多个晚上,他都在下班后前往离办公室几公里的斯坦福大学球场练球区。

迥然相异的社交风格和分居两处的办公地点,并没有妨碍他们创造不同寻常的业绩。从 1976 年成立时起到 2004 年 9 月,KKR 共成立了 10 个基金,并将从投资者手中筹集到的 210 亿美元(包括来自 KKR 合伙人及其他内部人员的 5 亿美元)投入到 93 家公司。

如果将负债融资也计算在内,KKR 共向这些公司投入 1300 亿美元。KKR 预计,从这些公司获得的利润截至 2004 年 9 月共计 347 亿美元,其中 260 亿是已经实现的利润,其余 87 亿是预计在 28 家公司中的持股产生的利润。

对于 KKR 创造的这 347 亿美元利润,罗伯茨评价说: "可能比我们五六家最大竞争对手的总和还要多。"

永不言退

虽然克拉维斯和罗伯茨现在都已经 62岁了,并且富得流油,但他们一点退休的意思都没有,仍然沉迷于收购交易。他们两个都非常强硬,生性喜爱竞争,在与对手的争斗中不愿放弃一丁点儿的优势。罗伯茨说: "我仍然认为我们是当今最优秀的。"

内德·吉尔胡利(Ned·Gilhuly)和其他两位合伙人——迈克尔·米切尔森(Michael·Michelson)和斯科特·斯图尔特(Scott·Stuart)一度被认为是克拉维斯和罗伯茨的接班人。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是,他们正是KKR投资委员会成立之初,除克拉维斯和罗伯茨以外的其他3个成员。斯图尔特还领导了 KKR 一个新派生机构KKR Financial的筹建工作,它是 KKR 品牌的第一次延伸使用。

然而,接班人的传言成为了泡影。2008年9月,斯科特·斯图尔特和内德·吉尔胡利离开了公司,并设立了自己的公共股本投资基金。

对于他们的离去,罗伯茨并不觉得应该挽留,他表示,内德和斯科特希望开创他们自己的事业,投资于中型公司,并将他们在私人股本行业的经验带到那些公司,那跟我们所做的不同。

罗伯茨一直对于退休的想法嗤之以鼻。今年3月,克拉维斯最后懒得再继续谈论他的事务了,他略带抱歉地对记者说: "你想想,我为什么会那么兴奋?我喜欢变革;我喜欢迎接挑战。

如果我们要进入一个业务并且要搞定它,我是真的喜欢它。"你不得不相信这一点,要不如何解释这位拥有数十亿资产的 62 岁富翁,为何去年还到亚洲进行了为期3周的商务旅行。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即便是所到之处受到高规格的待遇。

对于中国,克拉维斯说中国人给他施加的压力很大。但是,他希望在中国做3件事情: 第一,调查 KKR如何更好地为自己的业务寻找更好的"资源";第二,会见希望投资于西方世界的中国公司;第三,考察中国的投资机会。

他满意地说,他发现中国商界人士对于 KKR 的品牌相当了解。一位高级管理人员跟他说,作为培训内容之一,他要求公司人员观看电影《门口的野蛮人》。

克拉维斯回答说: "啊!这不太好吧?"这位高级管理人员说: "噢,不,我希望他们勇于冒险。我想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不是一个适合克拉维斯争辩的想法,所以,他没有争辩。

次贷危机之后,KKR也和华尔街其他巨头一样,面临着重新洗牌的重大考验,对于几经沉浮的KKR来说,上市也许只是一个新的开始。不管怎样,KKR永远都是华尔街最吸引人的传奇之一,像另一个PE巨头银湖合伙企业(Silver Lake Partners)的大卫·鲁(David Roux)对KKR的评价一样:"他们曾经非常了不起,智者先行,我们所有的人都向他们学习。

然后,他们就像被放逐了,而现在他们像温斯顿·丘吉尔一样又回来了。这真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故事。"

 
 
  相关文章
嘉盛集团完成1.17亿美元融资 PE基金3i主导投入
LEAD Therapeutics在A轮融资中募资1700万美金
美国网络广告交易平台OpenX获第四轮2000万美元风投
气候变化资本PE基金投麦拓卡夫特1000万欧元
Specific媒体获得1亿美金融资
 
  推荐文章
克拉维斯兄弟:PE版"三个火枪手",用传奇缔造KKR帝国
他投过阿里、Facebook、京东等2000亿级别的公司 如何做成大佬背后的男人?
印度正在被复刻,欧美VC静观其变,中国投资者重金押注!
英国新财政大臣:软银收购ARM 海外投资热度不减
新西兰PEX-均衡海外投资比例是投资的关键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用户名:
评 论:
验证码:   
  
 
 
  
     最新新闻
  • 姚劲波:有人说58总有战役
  • 滴滴投资人朱啸虎:共享单车
  • 郭台铭:创业者得有点狼性
  • 不止是任正非,柳传志、李嘉
  • 估值70亿的“独角兽”映客
  • 牟其中出狱:他是90后完全
  • 套一世A股,还一生房贷:给
  • 万亿市场规模的校园金融已死
  •      热门新闻
        估值70亿的“独角兽
        牟其中出狱:他是90
        郭台铭:创业者得有点
        一生必读的投资学经典
        国外的“双创”是如何
        投资看上去一条康庄大
        LP与GP的距离应该
        万亿市场规模的校园金
        姚劲波:有人说58总
        套一世A股,还一生房